第11章 开局定式

本章将分析开局定式,也就是在对局开始之前准备并记忆的棋步;开局库(Opening Book)是开局定式的集合。正如第4章中所指出的,新手真的不必为开局担心太多。然而,当你对战更强劲的棋手时,充分准备好开局定式就变得至关重要。我们并不研究长长的棋步列表,本章打算教你如何着手开发你自己的开局定式。

如果你下过几盘黑白棋,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在对局开始几步会重复相同的棋型。如果你记得上一次你见到某个局面时怎么下,你就能不加思索的下出相同的棋步。或者,也许上一次你所用棋步的效果不太好,你就开始寻找一些其他的选择。虽然只是简单地下棋也能最终给你带来哪步棋好、哪步棋坏的棋感,但是通过计算机分析的辅助来开发开局库,可以使这个过程更简单并且更有效率。

研究一例

假设你执黑并下出如图11-1所示的开局,你的对手选择下“Chimney”开局(6. d6),其结果如图11-2,这时你不还知道下一步该怎么下。你想要建立起自己的开局库,以便下一次出现这个局面时,你已准备了一步好的回应。最简单的方法是采用计算机所建议的棋步;假设计算机推荐7. g4,如图11-3所示。

图11-1 Chimney
图11-1 Chimney
图11-2 黑先
图11-2 黑先
图11-3 白先
图11-3 白先

你可以选择在这里停下,并且简单地将图11-3加入你的开局库中去。下一次有人下出Chimney开局时,你就可以不加思索地下g4。这一切都很好,但是你可能至少会有一点点好奇白方将怎么回应你的g4棋步。在图11-3中,白方有七步棋可选;搜索Thor棋谱库(详见附录)显示,所有这些棋步都至少被下过一次。理想情况下,我们希望知道怎么对付白方的每一种可能回应。我们可以尝试白方的每一步棋,然后看计算机所建议的黑方回应。那么我们的开局库看起来就象这样:

8. d3
8. d3
我们的棋步
我们的棋步
8. e2
8. e2
我们的棋步
我们的棋步
8. f2
8. f2
我们的棋步
我们的棋步

(第8步的其他四种情况未示出)

当然,一旦你已经走到这一步,你又会开始想知道在你的第9步棋之后白方将会怎么下。例如,如果白方下8. d3,而你下了准备好的棋步9. c3,这就给白方的第10步留下不少看起来可接受的可选棋步。在棋谱库中查找这个局面显示,有7种不同的棋步被用于第10步棋。你可以再次要求计算机找出对抗这7步棋中每一步的好棋,可问题是,如果你放入对你每步棋的各种可能的回应,你的开局库容量将指数增长。如果你的对手总是有7种可能的棋步可供选择,那么你所需记忆的分支数将增长为7×7=49,然后是7×7×7=343,再然后是7×7×7×7=2401,等等。客观地来看,当我赢得世界冠军时,我的整个包含黑白双方的开局库大约有300个分支。即使对于计算机程序,它的开局库有上百万条分支,但也不可能包含一切。

因此,当选择将哪些放入你的开局库时,严格筛选是很重要的。为了有助于筛选过程,我实际上保持着两个独立的开局库。一个库包含我所做的所有研究,包括比我实际掌握的多得多的开局。另一个库包含了我计划使用并想要记住的特定开局的“小抄”。小抄是有具体颜色的——如果某个开局的黑白双方我都会下到,它将在黑棋开局部分出现一次,又在白棋开局部分出现一次。当我建立一个新的开局时,我会将所有的研究放入大开局库。一旦研究结束,我会决定将哪些分支放入小抄,然后试着记住那些分支。

当然,你仍然必须弄清楚最先研究哪些开局。对于刚刚开始学习开局的棋手来说,很明显的起点是你实际所下的对局。为此,你自然必须保存对局的棋谱,或者至少记下开局。即使你只是下一些非正式的对局,也是值得保存对局记录的。使用计算机分析你的对局,并找出开局的错误。通过这种方式,你就可以一步步建立起你的开局库。

对于努力想成为世界级棋手的人来说,采取更系统的方法研究开局是很重要的,包括研究你之前没有实际下过的开局。下面我将试图使这个过程更加具体化,但是首先我要提供一个“全景”观以帮助引导你的开局研究。

完美下法

关于哪一方将赢得完美下法的黑白棋对局的猜测,似乎与游戏本身一样古老。由于20世纪80年代发现了偶数理论,最后一步棋的有利条件似乎给白方带来略微优势。目前在强劲计算机程序的帮助之下,完美下法的黑白棋对局看来似乎会以平局结束。要想等计算机足够强大能最终证明这一点,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在有人发现一方或者另一方可以取胜的方法之前,我们还是不妨接受它就好象这是事实一样。

开局研究的一个重要结论是,白方有许多种下法,而黑方却只有很少的选择可以导致平局。例如,图11-4和11-5是一个看来似乎导致平局的开局顺序。黑方可以改变第3步和第5步的次序,但除了7. d6也是平局外,其他别无选择。在第10步棋,白方有三步棋可以保持平局(b4、e3和e6),而在对这些棋步的回应中,黑方还是只有唯一的平局棋步。在图11-6所示对局中,黑方事实上在整个对局中都别无选择,除了下棋次序(例如,第55/56步棋可以在第53/54步之前下,不会改变对局结果)。如果黑方下了图示之外的任何棋步,白方都将取胜。而与此同时,白方在对局中还是有些选择余地的,包括有四种选择可能的第22步棋。

图11-4
图11-4
图11-5 白先
图11-5 白先
图11-6 完美下法?
图11-6 完美下法?

做为白方,如果你只记住图11-6的这一种下棋顺序,你就可以保证获得平局(如果黑方也跟着这个顺序下棋),或者得到获胜局面(如果黑方在一些地方下了不同的棋步)。然而,在你坐下来记忆这个对局之前,我应指出两个问题。首先,在许多情况下平局并不是特别好的结果,你不可能靠每局棋都下成平局来获得世界冠军。其次,拥有获胜局面和实际获胜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虽然黑方只有很少的途径可保持均势局面,有大量的变化会给白方带来33:31的胜利,但即使是最强劲的计算机程序也无法在对局早期阶段保持住各个2子优势。对于人类来说,即使是世界级的棋手,2子也并不是较大的优势。实际上,在许多这种局面中,下白棋比下黑棋更难;在同等棋力的人类棋手之间的对局中,黑方将比白方更经常取胜。

有鉴于此,决定使用什么开局定式就不只是一件简单地选择理论最佳棋步的事情。相反,在每个特定对局中,你必须选择能给你最佳赢棋机会的棋步。有许多因素要考虑:你的强项和弱点、对手的强项和弱点、你能记住多少个开局、对手知道哪些开局、对局的时限等等。因此选择开局更象是一门艺术而不仅是一门科学。适用于我的未必适用于你,上一局棋适用的未必下一局也适用。然而有三条基本原则,你会发现它们很有用。

1.选择不常见的开局

既然没有哪个开局是必胜的,并且你也不能指望自己下得很完美,为了取胜必须让对手比你多犯错误。因此,我们想要使对手下坏棋的机会最大化,而通常最好的方法是下出他们之前没有见过的开局。

如上所述,在图11-6中白方第22步有四种选择可导致平局。其中,e8是到目前为止最常见的棋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步棋被认为会导致白方取胜。即使在发现e8实际上是平局之后,它仍是最常见的棋步。下这个开局的黑方自然知道怎样应对这步棋。1998年时,我看到一些计算机对局在第22步下d1,并导致白方还不错的结果。在研究之后我也开始下这步棋,并连续赢了一些对局,因为对手之前从没见过它。从理论上来说e8和d1一样好,但是至少在当时d1更为罕见,也就更为有效。

2.选择容易学的开局

另一种为难对手的方法是,下出给己方提供很多较好选择而给对方很少选择的开局。例如,虽然图11-4的下棋顺序理论上是黑方的最佳开局,但是白方有很多好的选择而黑方却没有。这意味着黑方为了下好这个开局,必须研究白方所有的可选棋步,而对手只需研究一个分支。这是一个沉重的代价,仅仅为了获得一个理论上的平局。

对比一下黑方略微劣势但却有很多可选棋步的开局,在每一种可选棋步的回应中,白方都只有唯一一步棋可保持优势。在这种情况下,你只需记住很少的下棋顺序,而你的对手却必须知道很多。以我的经验来看,如果你准备了这样的一个开局,即使是世界级的棋手也不能在整局棋中一直保持优势。你最终会因为对开局了解得比对手更深远而获得优势。

3.不接受劣于负4的局面

如上所述,下出不寻常的开局是让你的对手脱离其开局库的好方法。然而有时候,一个开局不常见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它是坏棋。以我的经验来看,不值得去下一个计算机分析显示劣于负4子的开局。这种开局的问题在于它通常会为对手开辟很多可接受的回应——即使对手犯了错误,也仍然留给你负的或者最多是均势的局面。有大量鲜有人下且接近均势的开局可从中选择,因此没必要故意下坏棋而给你自己留下较大的劣势。同样的道理,在决定将为对手的哪些可选棋步做准备时,通常不值得去看你将领先多于4子的局面;如果你领先了那么多,开局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

多方权衡

通常,上述原则之间需要权衡。既然每个人都想要既好又易学的开局(原则2和原则3),那么绝大多数这样的开局在之前都会被下过并为人所熟知(违反原则1)。尽管如此,如果你仔细寻找,还是有一些新的棋步可以尝试。有时一个好的开局有段时间不流行了,这时人们开始忘掉它,也就提供了袭击别人的机会。

当然也有可能只靠原则2在开局上取得成功,即使它们已为人所熟知。有些人专攻某些开局,多少年来每盘棋都只下那些开局。即使你研究过开局,他们也会比你更了解它,因此很有机会击败你。这种策略自然会导致长长的开局定式,并以势均力敌的局面进入尾盘。因此这适合于那些擅长记忆开局和尾盘计算(见第13章)的人。

有些讨厌研究开局但中盘强劲的棋手通常会只关注原则1,选择下不寻常的开局,即使这意味着开局后将处于略微劣势的局面。如果开局的确不常见,以致于你能确定对手并不了解它,那么原则2也就不重要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并不是打算用开局击败对手。相反地,你只不过是想迫使对手脱离其开局库,并试图在对局的余下部分击败他而取胜。如果你中盘和尾盘的实力好于你的对手,那么微劣4子的局面也并非是不可接受的代价。

回顾历史,我认为没有谁是开局走极端却能成为世界冠军的。不管你在对局的余下部分有多么强,如果你总是下差的开局来迫使对手脱离开局库的话,是很难后来居上并高比率赢得对局。如果你走另外一个极端,试图记忆经常所下的计算机棋步直至第60步,那么你将以许多第40步时势均力敌的对局而告终,同样难以高比率赢得对局。对于大多数棋手来说,我建议一个折中的方法:试着让对手脱离其开局库,但不要为此而经常处于不利局面。

利用WZebra开发开局定式

有鉴于此,让我们考虑一下开发一个实用的开局库,用于黑方对抗Chimney开局(图11-1)。这同样是更象一门艺术而不仅是一门科学,有许多因素取决于你的个人需要,但是通过一个简要的实例可以给你一个基本思路。首先,我们必须决定第7步怎么下,表11-1是我们应考虑的一些因素。

“估值”列是WZebra在前瞻24步时对各棋步的评分。我们可以简单地选择估值最佳的棋步,但是要牢记原则1和原则2。“频度”是对局中(在Thor棋谱库中)选择各棋步的百分比。通常百分比越低,使对手脱离其开局库的机会就越大。注意,还要决定将哪些对局包含在分析中。我认为任何10年前的对局都可能是落伍的,可以截止到5年前甚至2年前。

“优于-2的分支”显示了第8步棋的白方选择中WZebra评分优于-2.00的数量。如果我们想要扩展开局库至第9步棋,这就为我们必须包含多少步棋给出了一些指示。在实践中,我们自然想要沿开局树远瞻,看看每一方有多少好的可选棋步。根据原则2,我们还是想要黑方有很多可选棋步,而白方很少可选棋步。注意,将-2作为分界点是主观臆断的;对于有些开局我会用0,而对于其他的-4会更有意义。

表11-1

棋步 估值 频度 优于-2的分支 白方找到较好回应 频度>10%的分支
c4 -2.38 22% 2 84% 2
c5 -3.75 7% 2 85% 1
c6 -2.16 3% 2 78% 3
e7 -1.94 6% 3 84% 4
g4 -1.08 58% 1 86% 1
g5 -2.98 3% 3 100% 2
g6 -2.41 1% 2 100% 2

注:本表由WZebra4.2.1构建——你的数值可能会有不同

这里,“白方找到较好的回应”列是对局中白方找到“优于-2的分支”棋步之一的百分比。毕竟,我们是希望对手下坏棋的,因此最好是知道棋手们面对相同局面时犯错误的频繁程度。“频度>10%的分支”显示了紧接着黑方的第7步棋,白方的第8步棋在超过棋谱库10%对局中使用过的回应数。这又触及我们扩展开局库至第9步或者更远将需要多少分支的问题。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要考虑WZebra评分很高或者在实际下棋中使用频繁的白方棋步。

有了所有这些信息,我们就可以开始领略第7步棋各种选择的优缺点。WZebra评分最高的棋步g4,被用于大多数对局中。白方第8步棋仅有一步好的可选棋步,自然应该认为任何高手都会知道这步棋。因此,下g4将触发第8步棋的半自动回应,而我们还得从第9步棋向前研究开局。

相比之下,7. c6的估值略微低一点,但下过的频度仅为3%,这意味着大多数棋手都没有深入研究过它。白方第8步有2个可接受的可选棋步,你应该认为大多数对手会找到其中之一,但如果再多研究一点第9步棋或更远,你应该可以比对手用开局库更久些。然后,你还必须弄清楚是否有可能转化为优势局面。

检验象7. c6这样棋步的方法是自我对弈几局,尝试一些每方可能出现的变化。如果你以前没有尝试过,自我对弈会很棘手,但这是练棋和培养开局棋感的极好方法。假设你使用计算机研究一个开局,并处于一个白方将在第20步棋后会有4子优势的局面。而当你为双方下完对局时,你可能会发现尽管存在这个理论优势,但黑方却每次都获胜。在这种情况下,你执白使用这个开局就不太可能成功,除非你记住对局后面的更多正确棋步。

结论

虽然我想要提供给你一个开局占优的万全之策,但很清楚直到现在还无法做到这点。虽然上面的分析很复杂,但也仅仅触及选择开局时所有应考虑因素的皮毛,这只不过是没有对错的答案。

不管你采用什么方法,重要的一点是至少花些练习时间去研究开局,尤其是当你渴望成为高手时。我强烈建议你记录自己的对局并研究开局。将你的研究结果记在本子上做成小抄,以便你可以系统地学习开局。